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1.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多图)  (539414次)

2.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多图)  (524329次)

3. 【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图)  (502333次)

4.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多图)  (496571次)

5.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图)  (485800次)

6. 胡锦涛今天借整宋祖英让江老实老实(图)  (65042次)

7. 江绵恒近日在纽约的一次行骗举世震惊(多图)  (55359次)

8. 朱熔基出高招儿!廿年中共也没攻克这堡垒(多图)  (50947次)

9. 罗干跟温家宝对着干 江胡各给中共套上一根索命绳  (50711次)

10. 张玉凤回忆录中共不准出版 毛泽东女儿愿出一百万买断版权(多图)  (50172次)

11. 刘华清上将差点把江泽民噎死(图)  (48385次)

12. 金正日独裁不再!独眼瞎江泽民眼前越来越黑(图)  (45682次)

13. 老骚星江泽民在西安的糗事(图)  (45334次)

14. 不能不继续追踪!江泽民宠爱的城市里正发生的两件大事(多图)  (39416次)

15. 如果民族的灵魂还未死去──谁来平反法轮功?  (38709次)

16. 邓力群声音遭封杀 怒办“论坛”向中共下战书(图)  (38219次)

17. 中共傻眼啦!甘肃省委书记苏荣潜逃被通缉(图)  (37999次)

18. 唇亡齿寒!中共要抢先攻占北韩(多图)  (37523次)

19. 大纪元将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图)  (37502次)

20. 整顿福建贾庆林又成枪靶 胡重锤砸倒谁目标难定(多图)  (34748次)

 
 

 
 
2004年11月28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伴着泪的回忆:写在名字中的故事(图)
 
作者:李晓葵
 

作者李晓葵(右)和她的父母及自己的两个儿子。
【人民报消息】我姓李,名叫晓葵。有很长的一断时间,我对自己的名字很不满意。父亲这样一个北师大中文系的毕业生,对我这个长女又非常重视,为何不给起一个好名字?当然后来我也成为母亲,这才发觉名字不是那么好取的。少年时代的我对父亲有意见振振有词:姓李就不该取葵,与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李逵太接近了,这哪能用作女孩子的名字?李是第三声,晓也是第三声,容易使人误认为姓黎;文革时代,到处都是向日葵,那个不好的时代的痕迹太强......我与父亲讲过几次,在我面前能言善辩的他却从不反驳。我觉得他很理亏。

母亲怀我的时候还是文革,深更半夜经常有最高指示传到,于是全体到街上游行庆祝。母亲挺著大肚子参加,和另外的身怀六甲的阿姨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听到这段故事,我恍然大悟:难怪我天生跑得快,原来归功于特殊的胎教。母亲在产房生我的时候,接生的医生让她背一段对应的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去争取更大的胜利。」 母亲觉得很可笑,借口肚子太疼没背,好心的医生就帮她背了。

小时候父母在一所农村中学教书。我没有什么儿时的玩伴,非常孤单。无所事事时经常到课堂听父母讲课。记得考试时间到了,老师领著学生念一段语录,然后分小组讨论,评考试分数,再集体通过。晚上有时到附近的村里参加「忆苦思甜」,听一些老头老太讲在万恶的旧社会如何受苦受难。通常都没听出个所以然。或者,看母亲教学生们排演一些批这批那的演出。父亲教学生英语,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现在我才发现,儿时以为最常用的这句口号恐怕没有几个外国人会用。英文最深的就数「半夜鸡叫」那一课,受尽地主压迫的高玉宝的故事使我相信全世界都和我一样仇恨狗地主。我手头只有有限的几本小人书,讲的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无聊的我翻了无数遍这几本书,小小年纪我嫉恶如仇。

总算等到七岁那年,可以上小学了。报名填表,有一项是「家庭成份」。那时我已经识很多字了,班上大部份是出身农村的同学,我看到表上大部份是贫农,小部份中农,几个富农,一两个地主。我明白,成份是地主的就是地主崽,我从心里看不起那些富农的孩子。我坚信自己的成份一定是贫农,因为我记得父亲每次讲起话都是一付与万恶的地主不共戴天的苦大仇深的样子,母亲则显得没有那么坚决。我和母亲比较亲,问过她成份的问题,她没说她是贫农,我就自做主张地给她定了一个中农,她也没讲什么。这样我就是贫农父亲加中农母亲的孩子了,姓随父亲,成份自然也随父亲,我应该有最令人自豪的贫农成份了。经常看父母中学的学生填表,我知道报名表上的每一项内容该如何填。

可是那个时候父母从不让我在学校开学时独自报名填表,他们至少有一人陪我去。小学校里的老师全是他们的熟人。在成份那一栏,他们填教师。这种填法在那个时候是非常少有的。我很不喜欢。他们解释道:因为我们不是农民,所以不好填什么什么农。我感觉出了其中的牵强,可又反驳不了。

记得是上小学三年级的一天,父亲在书桌前填表。我注意到他的不自然,每次我走近,他都小心地用东西遮盖那份表。这引起了我的好奇,怀疑中多了一个心眼。终于趁机把那份表拿到。在家庭成份那栏,明明白白填上地主。我惊呆了,这对我来讲无异于晴天霹雳。我跑出家门,沿著高高的石级往上奔,心里满上惊慌:天啊,他原来居然是地主。平时一点都看不出来,隐藏得太深了。地主都是很坏的,它会不会加害于我呀?我颠来倒去地想了又想,越想越害怕。直到一个更可怕的念头跑出来:父亲是地主,那我不就成了地主崽?那么,下一次批判会,是不是就该斗我了?......这个负担太沉重,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的心事没人知道,我也不敢和母亲讲。我已经没有勇气打听母亲的家庭成份了。我想,她既然敢嫁给一个地主,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样又过了一阵。一次邻居和母亲吵架,邻居骂母亲是地主婆,还说父亲是右派。母亲没就此反驳,看来右派肯定是真的了。我怎么出生在一个「地富反坏右」占了几项的家庭?我就在充满著无穷无尽的忧伤中一天天生活著。

小时候的我聪明伶俐。体育唱歌跳舞学习样样拔尖,可是还是抹不去内心深处的自卑。我知道不管自己多有能耐都不可能上大学,推荐上大学的首要条件是出身好。

有一天和另外两女孩在一起,其中一个孩子的父亲是父亲学校的校长,她突然讲:「我爸说了,成份不可以选择,不过我爸讲你爸是属于可以改造的对象,和那些坏人不一样。」我赶紧接道:「是啊是啊。」她这番话让我心里好受了许多,我打心眼里感激她。不久,亲眼看到母亲填的家庭成份「小商经营者。」这种成份很古怪,但至少没听到被批判过。从此我心里对成份的恐惧才下去了许多。

后来就打倒「四人帮」了。在兴起的文凭热中,我知道父亲是北京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这时,他的右派帽子也摘了,曾被开除的团籍又被恢复了,他欢天喜地地去补交团费;还调到城里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我转学到城里的小学读书,成绩很好,不少人由于父亲的缘故经常夸我。我从此解下了成份的包袱。

小时候因为喜欢读书,每天自觉地记一篇日记。由于日记通常会交给老师看,老师也会作为范文给全班同学念一念。我基本上不会在日记本里记什么我感觉是别人不能看的内容。因为当时能读到的雷锋日记一类的都是这种模式。后来我就习惯于用一种很隐晦的方式写日记。有一天我突发奇想,想到写一篇这样的日记老师肯定又会当作范文,就跑去问父亲:您给我起这个名字是否表示『早晨的向日葵向著红太阳毛主席?』」没想到父亲断然否决。

父亲很少谈及他自己的家,当然,可能是高成份的缘故。我只知道父亲的父母,我的爷爷奶奶,早在父亲认识母亲前就去世了。父亲家里没有什么亲人,只有一个小他十来岁的妹妹,我的姑姑。姑姑皮肤很白,这在我们那一带不多见。她样子相当标致。春节的时候她常来和我们一起过年。她不识字,讲的又是父亲家乡的话,我听不太懂,所以和她的交流不多,只知道她老也嫁不出去。有一次准备嫁到一处没有水的乡村,成亲的棉被都买好了,最后对方仍嫌她成份太高,没要她。我们搬到城里后,已经不怎么讲成份的事了,可是她年龄已大。后来又经人介绍,总算嫁了一个当时头发就已经掉得差不多的半老头,属于无业游民一类的。

直到几年前,我才从弟弟那里知道了一些许父亲家里的情况:在那个偏僻的乡村里,我爷爷是有文化的。他在村里开了家□塾,偶尔做一点小生意,比其他人稍富有。临解放时,置了点地,并修建自家的新房子。房子刚建成,就解放了,理所当然的被评为大地主。然后就被抓去劳改,不清楚关在哪里,后来据说是死在狱中,反正是了无音信。解放时,姑姑年纪尚小。在这之前没读过书,这之后是地主家的孩子就没有读书的机会了。她就成了文盲。解放时,父亲已上中学,又在外地,就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当然,反右时,作为大学生的他成了右派分子,一当就是二十年。奶奶领著姑姑和年幼的叔叔在乡下低三下四地活著。房子没收后成了公家的仓库,他们住在临时搭起的小草棚里。困难时期,小叔叔因为饿得受不了,在那块曾是自家的地里刨了两红薯吃,被贫下中农活活打死。当然,打死地主崽是算不了什么的。奶奶病了,也没啥可吃,就给饿死了。村民用一张草席裹住,草草埋了。

父亲退休前的一个清明节,他决定回去给奶奶上坟。当然,那时候回去已是有点前呼后拥了,村长亲自扛把大锄头走在中间。他们凭记忆找了很久,还是找不著奶奶的遗骸。后来,村长对著风和奶奶说话,还说,若地方对了,就让手中的鸡蛋立起来。果真有一处能使鸡蛋不倒。他们凭此找到了奶奶散落的遗骨。父亲把奶奶的遗骨背下了山......

有一件事我特别不理解,那就是加入中国共产党是父亲的愿望。父亲一直不停地向党写思想汇报,每次都洋洋洒洒好多页。党组织一直不批,至今他还没入成。读过许多小说的我就老也想不明白这件事,按说这共产党与父亲有杀父之仇,按照常理,他就算不想复仇,也犯不著死心塌地的投靠它。当了多年副校长的父亲在没退休时和我这样解释自己,只有入了党,他才有可能被扶正。因为那所学校位于少数民族地区,父亲是少数民族,又有名牌大学文凭,是最合适的校长人选。后来父亲终于没入党就退休了,可他还在争取入党。我就不明白了。那时父亲说,他是为了我的前途,因为我填表时会用得著。后来我出国了,听说他仍写思想汇报......我就想,难道父亲对自己的父亲真的就没有一点感情了?

有一次母亲抱怨说家里存太多破烂占地方,扔了算了。父亲红著眼眶大声说:「你知道什么!这是我爸留给我的唯一的一件毛衣!」终于有一次,父亲轻轻的和我说,给你起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你爷爷。后来我才知道爷爷的名字叫李向阳。


大纪元「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原题为:《写在名字中的故事》

相关文章:

回顾:“文革”中一幕鲜为人知的空前惨烈悲剧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4/11/28/33348.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伴着泪的回忆:写在名字中的故事(图)
 
 
一年党龄可抵2年刑期
 
 
试试看!能答出这几个问题来的人智商最高
 
 
旷古奇闻,啼笑皆非的──我的退党风波
 
 
划时代的里程碑──《九评》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暴政下的悲剧人生
 
 
我一定要让国内父母看《九评》
 
 
《九评共产党》反响强烈 出版工作加紧运作
 
 
 
四川再爆骚乱 上千大学生与警方冲突砸毁车辆 (图)
 
 
中共针对法轮功宣传之手法──多维转载《镜报》惊人消息
 
 
多维确实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机』──「我们唯一的『老板』就是美金」
 
 
中共全国人大代表酒后大闹临沂机场 (多图)
 
 
2004年联合国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的报告 (图)
 
 
中共配合“九评”!新华网用乌克兰总统候选人的脸当证据(多图)
 
 
大破魔戒!《九评》如屠龙宝刀 道解中共
 
 
急切盼望国内同胞能早日看到《九评共产党》(图)
 
 
 
 
为了免于昼夜不得安宁 彻底清除脑中的中共毒瘤
 
 
好消息!希望之声向大陆特别播出《九评共产党》
 
 
没跑儿!陈至立不得不面对的未来(图)
 
 
金正日可能已死!若高英姬长子成政变后傀儡(图)
 
 
黄菊访欧 各中国使领馆非常紧张──黄菊可能会被爱尔兰判终身监禁
 
 
紧箍咒
 
 
禁书
 
 
真假岳飞
 
 
身坠谎言九陷阱(2)
 
 
中共不亡 人民呐喊不止
 
 
苏荣开先例 在第三国「事实上被监禁」
 
 
罪同秦桧!武汉市电视台台长赵致真的归宿
 
 
天大的笑话 还是历史的幽默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多图)
 
 
张玉凤回忆录中共不准出版 毛泽东女儿愿出一百万买断版权(多图)
 
 
邓力群声音遭封杀 怒办“论坛”向中共下战书(图)
 
 
 
 
枪击澳籍华人硝烟未散 澳洲考虑出售铀元素给中共(图)
 
 
李肇星亲侄仗势圈地 七旬老夫妇血溅果树园 (多图)
 
 
中国惊现法轮功热──「北京卫视」把《风雨天地行》「送进」千家万户
 
 
不可思议!400岁老太完好无腐 白发根根长得牢
 
 
遍及全球无国幸免!威胁数十亿人流感大流行将爆发
 
 
《华尔街日报》长篇揭露中共黑手行径
 
 
“插播真象电视”抵制“国家恐怖主义”
 
 
不可思议!大清王朝居然是垮在一个小排长手里
 
 
中共军队向汉源民众开枪 传被枪杀人数大得惊人
 
 
包头空难异常惨烈 中共大树特树内蒙官员(多图)
 
 
中国超级巨人惊现武汉街头(多图)
 
 
新唐人纵横四海 全球七大名城晚会迎新 (图)
 
 
李昌钰北京刮旋风 江泽民第一个抗议(图)
 
 
中共还如何说?北韩残暴的“太阳”终于落下去了(多图)
 
 
妞妞事件升温火烧黄丽满 胡温敢不敢动江泽民的人?(图)
 
 
「等死不如去拼了」──北京今晨爆发冲击中南海事件
 
 
亚洲周刊:中共多家官方网站停止批法轮功
 
 
中国国务委员南韩被控告 法轮功学员前陈至立低头拉肩 (多图)
 
 
《纽约时报》长篇报导法轮功 (图)
 
 
中共省委书记海外大逃亡──苏荣潜回大陆表示不敢再轻易出访
 
 
江绵恒近日在纽约的一次行骗举世震惊(多图)
 
 
说多了!中共罕有的对北韩局势发表评论 (图)
 
 
插播者刘海波被活活打死 凶手孙立东两年后脑出血死亡(多图)
 
 
法轮功点中共产党死穴
 
相关文章

寿工的故事  2004/11/30

我的退党声明  2004/11/29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