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值得一读的好信!司法部长要读 胡温也该读(图)
 
作者:顾颐
 
2004-10-22
 
【人民报消息】

张福森同学:以下两件事促使我写了这封信。

第一件事,一直弄不大明白司法部的职能,前天猛然想起,司法部除了司法事务外,另外一大职能必定是管辖监狱劳教所了,狭隘意义上讲,你就是共和国的典狱总长了!那么,海外媒体大量披露的酷刑虐杀,就是阁下的属下所为的了?这可是关系重大非同小可啊!监狱劳教所每日每时都在制造血腥与罪恶,执法犯法,除非你毫不知情(那也是严重失职),否则如何心安?反正我可是为老同学中宵难眠了!

第二件事,近日海外传闻:李鹏企图通过六四日记「关键时刻」为自己开脱罪责。他不含贻弄孙,不游山玩水(如朱熔基),不唱京剧解闷(如李瑞环),惶急什么呢?舆论一致认为,李鹏此举表明他深心恐惧。想当初,李鹏力主镇压,政府与军方联手,遂使赵紫阳孤掌难鸣,无力阻止一场震惊世界的大屠杀。一夜之间,邓李沦为千古罪人,十五年后才知道后悔了?李鹏早干什么去了!我看真正后悔的日子还在后头!

和那个伪造出身历史,对外主动卖国(并未兵临城下),对内失德残民的魔奸巨恶相比,李鹏算是小巫。但是,不管是谁,天理昭昭,恶有恶报。据悉,所有恶人恶行均被超容量存储器纪录在案;并且藉助现代通讯技术曝光于世界。那个邪恶之首及主要同伙正以「反人类」、「群体灭绝」、「酷刑」三项罪名遭到多国起诉。这一个个向我们走来又从我们面前走过的历史反角,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人生启示和教训呢?至少有三:

一、人生在世,后悔药最难下咽。大错一旦铸成,时空不能倒转。据说姚文元进了大牢才明白过来:当年在上海滩夹把雨伞,挤挤公共汽车上班的感觉蛮好。

二、当局者迷。特别是蠢人,位高权重,忘乎所以,甚至丧失理智。人这个动物就这么怪,一阔脸就变,连爹妈姓什么都忘了。

三、在重大转折和突变时期,历史往往千百倍放大一个人私心一念。表面看来,千古罪人造就在电光石火之间,其实是种因得果之必然。平时心中保有一点良知善念,关键时刻就能助他脱困,经受历史的考验。

你现在是京一品吧,相信不会拒绝老同学关切之情于迢迢万里之外。附上「迫害法轮功百种酷刑一览」,如果可能,请将此件转交胡锦涛总书记(毕竟我和他是清华及泰州乡贤祠小学的双重校友)。若能在适当时候,让中共高层有识之士见识一下更好。特别,有以下问题求教真正关心中共政权安危的党国元老重臣:

一、在苏联东欧巨变之后,中共政权真的强大到可以蹂躏宪法,违背道义,有恃无恐,胡作非为吗?

二、在苏联东欧巨变之后,中共政权真的强大到可以一手遮天,指白为黑,为众驱雀,甚至不惜驱动共和国的贪狼酷吏恶警刑囚向信奉真善忍的弱势群体开刀吗?

三、在苏联东欧巨变之后,中共政权真的愚蠢到笃信专政万能,酷刑万能,天真的认为:「外科手术」甚至肉体灭绝可以解决思想信仰问题吗?

四、「周公初受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唱衰中共的究竟是四人帮以及背后支持他们的毛泽东呢?还是彭德怀,刘少奇?陷中共政权于不义,弃解放军声名如敝履的究竟是邓小平李鹏呢,还是赵紫阳胡启立?最后,腐烂中共黑化中共,充当党国掘墓人,究竟又是谁呢?中共党内奸人辈出,党国为此深蒙其羞深受其害,不仅使中共无法面对历史,更是中华民族的不幸。

民间流传的一句话值得深省:「毛泽东和八百万全副武装的国军斗;邓小平和赤手空拳的学生娃娃斗;江泽民和崇尚‘真善忍’的老弱病残斗」。难道,不能从斗争对象的历史变迁中产生一种江湖日下的政权危机感、道义危机来吗?五十年来,为什么总是像唐.吉诃德那样制造假想敌,和一切非政为政,到头来和自己为敌呢?为什么总是自己捏个菩萨自己拜,搞精神圈地,强行制造一个又一个禁区?!恣意妄为又耳根清净,这么做似乎很痛快。但是,辩证法真的是任人欺凌耍弄的小女孩吗?非要闹腾到她来跟我们结帐清算才痛快吗?但愿我是危言耸人听闻,也算是子教三娘。现在麻木不仁的高官显贵多如牛毛,醍醐灌顶未必肯醒,两句重话管用吗?

至于法轮功是不是邪教?是不是治病有奇效?是不是「功在国家,利在个人」?只要读一读协和医科大学专家教授,于1998年九十月间对北京及广东十市法轮功群体的两个万人抽样调查报告,就足够了:疾病治愈率达99.9%,包括癌症在内的各种绝症和疑难杂症!我本人就是这个功法的受益者见证人,过去喝几口稀饭尿糖就有四个「+」号,视力衰退在萤光幕前面甚至不能工作十分钟,非常担心步父亲英年早逝的后尘。但是法轮功的修习,使我身心俱健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状态!

如果说,三十年前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神话,曾使我第一次对中共的诚信产生怀疑:那么,所谓法轮功自杀杀人一千四百例,则使我对中共的诚信彻底丧失了信心!(如果不是对身心绝对有益,台湾的教育当局及学生家长吃了豹子胆,敢拿学生的生命开玩笑,在中小学生中推广法轮功?由此断定,一千四百例全是国家宣传机器制造的谎言!)到了央视制作的「天安门自焚」在全世界播放,录相带上现场击杀刘春玲的镜头刺激世人眼球神经的时候,我断定:托黑帮教父的福,被劫持的整个国家机器,千真万确己经变质变黑了!

纵使胡温冀图中兴励志改革,有这样一个政治流氓垂帘听政,慈禧光绪故事会不会历史重演呢?难怪温总理发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慨叹!他「上下求索」什么呢?「迈步从头」的「头」又在何处呢?我的老同学,你呢?你当司法部长多年了,记得阁下上任伊始说过一句话:「监狱劳教所非正常死亡的情况应当制止。」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在邪恶当道好人遭罪的情况下,你仗义执言非常难能可贵,觉得你很正直。遗憾的是你并没有兑现你的讲话,「迫害法轮功百种酷刑一览」说明了这一点。材料证实:你辖下的中国司法系统,秉承最高当局的意旨犯下了怎样的暴行,若用令人发指,天理难容来形容决不为过!

现在法轮功问题确实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连胡锦涛都不敢轻易碰它,何况阁下?要你像丁石荪教授那样在法轮功问题上仗义执言,恐怕是勉为其难。但是,当此风云变幻后共产多事之秋,作为老同学还是要提醒你:守住道德底线,守住做人的基本准则。胡锦涛何尝不应如此。「夫狱者,天下之大命也,死者不可复生,绝者不可复苏。」何况,面对一群志趣高远可昭日月的道德之士,残害屠杀他们,非但良心过不去,天理也难容!这种问题不改变,「情为民所系」安在?事实上,胡锦涛和阁下已经不可避免的卷进历史大是非的旋涡中心。为诸位仁兄退身计,身后计,千秋功过计,儿孙福报计,真诚希望你们:

一、格物致知,就是要弄清事物的真相,即使身在高位,同样可以被蒙在鼓里。更不要为了保乌纱帽,有意无意的视而不见,甚至拒绝真理。

二、正心诚意。就是在污泥浊水的官场中保有人性良知,珍爱自己的清誉,和邪恶划清界线。一个人没有一身正气,连格物致知都难以做到,在妖雾迷漫的中国官场,更容易迷失本性。

三、遵重生命。运用智慧和影响力,联合正直同僚与下属采取有效措施,紧急制止虐杀,杜绝酷刑,保护良善。例如,根据图像语音分析:天安门自焚的王进东和监狱被采访的王进东都是假的。那么,真王进东现在那里?重庆大学高压输配电专业研究生魏星艳在白鹤林劳教所被恶警强奸,然后被劫持,是否己经杀人灭口?等等。如果这些人有幸还活著,务想方设法救助保全他们。天下置阁下于十分敏感之时期,处十分敏感之位置:择一善可积大功德;为一恶可造万劫孽,此乃上天之考验与期待也,阁下不可不察!

请转告老同学们,我们都是过了六十奔七十的人了,还图什么呢?不就图个健康无病夕阳红吗!奉劝诸位一句金玉良言:若有个三病两痛,不妨「不信邪,越禁界,取真经」,不妨炼一炼法轮功,读一读转法轮。闻大道可轻身心,可消积业,可得福报。有大周天乾坤运转,何必红包,何必动刀,何必化疗?

此祝 夏安!

老同学 顾颐于巴黎
01/05/2004(2004年5月1日)


附:张福森简历


  司法部部长。

  1940年3月生,北京顺义人。195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

  1959年至1965年在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电子计算机专业学习,期间任清华大学学生会主席,1965年9月毕业后参加工作,后任技术员、工程师;1979年后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大学部部长,团市委副书记,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常务副书记、书记,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兼市委商业外经外贸工委书记;1990年8月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副书记兼秘书长、自治区党校校长。1995年12月至1997年8月任司法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1997年12月当选为中共第八届北京市委常委、副书记。后任北京市副市长。2000年11月任中共司法部党组书记。同年12月任司法部部长。2003年3月在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司法部部长。

  是中共十三至十六届中央委员。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