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倫遭蹂躪,共和流氓逆天行 (上)
 
文/三人行
 
2003-9-9
 
【人民報消息】法輪功學員,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研究生,芳華正茂的魏星艷,為捍衛真理,捍衛信仰自由,遭到非法綁架和警囚聯手的強暴。

此一暴行在海外曝光後,從中央到地方,不聞哪一家媒體披露真相,譴責邪惡;不見任一級政府懲辦兇嫌,伸張正義。恰恰相反,黨政公檢司法聯合新聞教育各部門總動員起來,共同配合中國蓋世太保610封鎖消息,調離案犯,並對受害人、知情者以及同樓學生實行專政隔離和人間蒸發。

特別令人震驚的是重慶大學學校當局三次發表“嚴正”撒謊聲明,宣稱被害人及其所在專業從不存在。為人師表者棄絕夫子之道,以賣身投靠為榮,和蓋世太保相唱和,為國家流氓犯罪行為保駕護航,墮落到如此鮮廉寡恥的地步!

在一手不能遮天的情況下,這個國家犯罪集團更加惱羞成怒,失去理性,在光天化日之下,派遣蓋世太保大鬧重慶大學。特意亮相現代特工設備,公開搜捕法輪功學員及泄露消息者,擺出一付地痞惡棍的架勢:“我就是黨,我就是國,我就流氓,我就橫!”,“我就是法律,我就是天,我就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看來,事情鬧到這步田地,除了製造白色恐怖,彈壓公眾輿論外,已無回天之力來挽救局麵人心了。正是:


橫行霸道賴八腳,鐵甲長戈缺肝腸。
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裏春秋空黑黃。

但是,我勸橫行無腸如螃蟹者們且慢猖狂,你們藉口所謂的‘穩定大局’;不惜自剝畫皮,自斥謊言,自廢武功,不惜為風雨飄搖的中共政權添加天人共憤的罪證;不惜揉搓獨家炮製賴以遮羞的共和憲法;凡此種種足以動搖將傾大廈之根本,豈非自掘墓,釜底添薪,為加速滅亡創造條件?君不見:

釜底遊魂驚惡夢,盤中腥鮮怯牙姜。
待到重陽敲凸殼,菊花煮酒桂飄香!

自江CC上臺以來,對女性公民的性侵犯頻頻時有所聞,成為後共產主義‘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時代標誌。然而,魏星艷事件還是具備了前所未有的以下特點:

一,在整個事件過程中,江氏政權操縱整個國家機器捲入的規模和深度得到相當程度的暴露;
二,江氏政權的黑社會嘴臉,張牙舞爪橫行無忌的應對態度,鮮明地具體地陳列於世人眼前。

總而言之,橫暴如許,弱智如此。他們居然想不到:從一個網站中勾消一個人名,一個專業,易如反掌;而要從一個大腦中勾消一段國家流氓罪行之記憶,縱有薰天權勢,焉能得逞!他們居然想不到:掩蓋罪行乃是犯罪之繼續;本意是掩蓋,結果卻是暴露,而且越是掩蓋越是暴露。以至於這一次,連抵賴的可能性都沒有了!

本文將對這一天人共怒的事件做出深入剖析。為此,甚有必要重提中國近代史上一件悲壯的歷史事件,以期建立一個黑白對比參照系。筆者深知:近一個半世紀以來,“無神兩論”毒品遠播,毒根深種。五十餘年虎狼共和反覆洗腦強制灌輸,在“反封建”與“性解放”的雙重夾擊下,中華傳統美德破壞殆盡,價值取向與道德標準發生了深刻變異,國人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不作黑白對比,香臭對立,難以鞭撻邪惡,警醒世人。

提起光照千秋的偉大女性秋瑾,國人不會忘記1907年發生在紹興古軒亭口微笑向刀、血薦軒轅的壯偉一幕。但是,關於秋瑾臨刑前曾提出‘不示眾首級,不剝衣衫’的要求並得到紹興知府慨然允諾這兩件事,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秋瑾不惜犧牲生命,血祭共和,卻於慷慨赴死之時念茲在茲,無限顧惜作為一個母親的顏面與尊嚴。可見,在這位婦女革命家心目中,還有一件事是超越生死,超越崇高生命之價值的。筆者以為,斯人斯事恰恰彰顯了秋瑾的雙重偉大:秋瑾之所以為秋瑾,首先她是一個偉大的母親,然後才是一位偉大的革命家。另一方面,晚清王朝與秋瑾之爭,可謂生死攸關、不共戴天;儘管如此,可以動刑律,可以奪生命,唯獨不可以挑戰與觸犯一個母親的尊嚴,在這一點上,風雨飄搖的滿清王朝和秋瑾達成了共識。

可見,人倫之大,母親尊嚴至高無上,神聖不可侵犯;人生天地間,忘失母親尊嚴就妄為人類!這樣,在我們深入剖析江CC一夥的惡行時,就建立了一個衡量罪惡的標尺:母親的尊嚴有多高,江CC一夥的罪孽有多深。

一. 性侵犯婦女成為一個邪惡的國家政治集團“有組織有綱領有行動”的刑事犯罪活動,一種國家犯罪行為。

性侵犯婦女從來都是黑社會惡勢力的獨家專利;現在一個號稱“共和”了五十年的共和國居然主動加盟,實現專利共享,實在是中華民族的不幸,也是為共和理想拋灑熱血的先驅者的恥辱。

在這裏,作者借用江氏政權定人罪名的慣用政治術語,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其實非常精準恰當:這個政治集團確實組建了從中央到地方,駕淩一切法律之上的刑事犯罪系統,即無法無天的610;它們的政治綱領是“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況之中”,“不相信馬克思主義辨證唯物論戰勝不了法輪功”。他們的行動口號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講法律,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一句話,不惜代價,不計後果。包括公檢司法各種行政機關直至居委會的緊密配合;包括國家媒體全方位全天候的造謠栽贓陷害;包括使用古今酷刑和一切黑社會手段,虐殺無辜,甚至性侵犯婦女。進行國家規模的刑事犯罪,旨在建立專制淫威;旨在轉移視線,掩蓋其賣國媚外,圈地奪產,搬運國庫,劃撥銀行的鬼魅行為,達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和經濟目的。

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看清楚了:江氏政治集團究竟怎樣迫害法輪功的;在江CC手中,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主義又是怎樣蛻變為國家恐怖主義與國家黑社會主義的。

用“國家機器的黑社會化,黑社會的國家規模化”,來全面概括這場民族浩劫,更為準確。因為,國家的形象本應是正義的化身,國家的功能本應是除暴安良,伸張正義,用以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尤其是保衛婦女和兒童神聖不可侵犯。現在完全顛倒過來:專政工具用於對待人民,流氓手段拿來蹂躪婦女。特別,江氏政權和刑事流氓犯罪份子結盟,用減刑獎勵等手段強制後者參與國家犯罪。刑事流氓犯罪份子得以成為龐大國家恐怖機器的延伸;國家恐怖機器與社會毒瘤互為表裏,共生共榮,聯手肆虐的現象,成為江氏政權的一大特色。

二. 性侵犯婦女的國家犯罪行為,不是國家政權體制的一時失控,也不是個別執法者偶爾的擦槍走火,而是那個竊國大盜“以德治國”理念的流氓發揮。

沐猴而冠,難改初衷;流氓加冕豈能一朝成聖?憑心而論,“以德治國”四字經全然無錯,真正念好了,可以天下大治,可以王朝中興,可以挽狂瀾於既倒;然而,中共偏偏眾星捧月似的捧出來一個黑心歪嘴和尚來,豈非天命如此氣數使然?只要聽一聽江CC的高論就全明白了!他在國家電視臺,回答記者“如何看待八九民運女大學生遭到強姦”時,幾乎不假思索脫口而出:“6.4”暴徒,罪有應得!一句話:性攻擊政治犯、良心犯、思想犯有理。

敬請讀者諸君注意,這個三位一體的教父用以定人罪名的一貫手法。首先,他在公共媒體面前刻意迴避問題的根本要害:強姦女大學生算不算喪天害理?該不該受到道義譴責和法律制裁?然後通過對政治犯、思想犯、良心犯的政治否定,迂迴地完成了刑事犯對上述特定群體成員進行性攻擊的道德肯定:既然被強姦者是“罪有應得”,那麼施暴者簡直就是於己無罪於國有功了!這個充滿流氓智慧的歪嘴和尚,輕而易舉地完成了“政治性性攻擊”的合法性證明,完成了對“婦女兒童不可侵犯”這一神聖倫理道德的粗暴跨越。“以德治國”如同一隻狗肉包子,經江CC咬了這一口,流氓餡就明白無誤地流露出來了!

但是“流氓智慧”畢竟是流氓的智慧,當它無視人類基本道德,刻意為蹂躪共和國女性公民人格與尊嚴製造歪理邪說的同時,也親手將那竊來的皇冠,連同那美麗的共和花環,一起扔進了流氓共和後院的陰溝裏。因為從這一時刻起,這個喋喋不休的第三代共產主義教師爺剝光了自身的一切偽裝,赤裸裸地露出了人渣人痞真面貌:一個國家級的流氓教唆犯!

江CC的“罪有應得”說決非隨便說說。此一番話,一朝從三位一體的教父之口糞噴而出,就污穢了整個中華大地。正是:一聲蛙鳴腥赤國,流風氓雨灑江天。性侵犯從此作為一種特許的犯罪不犯法的國家特權,一種懲治政治犯、良心犯、思想犯的邪惡手段,一種穩定國家政權的殺手鐧,從黑社會的武器庫裏,被貼上“以德治國”的共和商標,冠冕堂皇地搬運到共和國的“正大光明”殿上,向列國萬邦炫耀其挑戰中華傳統道德和世界文明的勇氣。從此,性折磨,性攻擊的國家行為,成為禮儀之邦“衣冠禽獸共和國”的一道煞人風景。在共產主義的最後晚餐上,江CC為流氓共和人肉宴精心烹調了最後一道招牌大菜,讓世人領教了流氓共和血腥加邪惡的滋味!

不信,看看他們究竟幹了一些什麼樣的狗彘不如的勾當:僅僅因為法輪功女學員拒絕轉化信仰,他們公然剝光十八位女學員的衣服投進男監,製造刑事犯集體強姦案;在堂堂一國首都通衢大道當眾暴打強姦張貼真相材料的女學員;他們用鞋刷以及集束四把牙刷,甚至上萬伏的電棍,來折磨女性性器官,等等,等等。總之,凡是人間惡魔想不到,凡是禽獸畜類不能為的,江CC一夥都想到了,實行了!真是罄南山之竹難書流氓共和之罪惡,傾東海之水難洗中華婦女之恥辱!

中華全體父老鄉親們,每一個人父人夫人子,人母人妻人女們,從中共大員到平頭百姓,從將軍到列兵,以及具有戀黨情結的共黨元老,各級抬轎子的黨代表人大代表,各級享有花瓶尊榮的政協委員,還有黨內外保皇派、歌德派、息事寧人派,以及專以溜須拍馬為能事歌太平頌盛世的無恥文人。不管是什麼人,即便是上海幫的幹將以及610的鷹犬們,只要我們一個個都是從娘肚子裏生出來的,只要我們哪怕還保留一點“人味”和良知,那麼我們應當能夠達成一個基本共識:淩辱我們個性化的母親,亦即任何一個中華民族的女性,就是對我們共性的祖國母親的粗暴侵犯,就是摧毀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發展之倫理道德與人心法理!我們有理由對那個以婦女貞操為籌碼實行共產洗腦的罪可彌天的流氓頭子,人人伸出一指憤怒的小拇指,人人唾出一口厭棄的唾沫。一句話:中華共討之,人類共誅之!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