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香港的突破口──公審江澤民 (圖)
 
作者:孫豐
 
2003-7-31
 
【人民報消息】說香港的穩定在於真正民主,這話沒有錯。

可這個真正的民主從哪裏來呢?五十多萬人上了街,迫使董建華立法延後,問題卻並沒解決,危機依舊在。眼下只是僵持著,不是最終的結局。董建華沒有下臺,也沒有向人民投誠,他不是不可以投向人民,丟了官又怎樣,換得良知逸安,但董建華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會邁出這一步。

而北京政權也沒有(至少目前還看不出)棄董的打算。

更困難的是胡錦濤沒有擊敗江澤民的果決!胡錦濤還在那裏裝孫子,江癟三就以攻為守,用全退陰謀再進政治局常委,他對香港就始終是個威脅,他的態度就始終是危機的焦點。

“反顛復法”的立法就依舊在那裏虎視耽耽。

就算董建華呼應了民主派,也只是有限的時間上的延緩,即便是採納民主派某些意見,做些技術上的讓步,一旦反顛復法立了下來,有了這個名,還怕它不能一點一點地蠶食?弄個臭憲法都不憲,三天兩頭地重包裝,亂打點,“反顛復”三個字一旦進了港,大陸那“四項基本原則”可就不會再講什麼情面,妨害國家安全這張網並不比反革命有絲毫的松散,大家看看孫志剛、魏星艷、看看楊建力,王炳章……看看共產政權是怎麼來對待艾滋病村。香港人發動了“七一”遊行,是英勇是無畏,但是更嚴峻的考驗還在後邊。

而且,香港一旦失陷,民主的大業就失去了橋頭堡,就更加困難。香港是港人之港,香港還肩負著大陸實現民主的要塞前沿。香港所關,是人類對最後一塊專制、殘暴、黑箱堡壘的作戰,守香港,普世價值進中原,陷慶父老窩,擒刁賊江氏惡魔。

美軍兵進伊拉克,作孽多端的薩達姆外強中幹,你看那些揚言,其軍不戰自散,它證明了強權與民意是何等的遙遠。米洛舍維奇政權,印尼的蘇加諾政權,還有滕森,這些政權不是都揚武揚威,氣壯如牛,堅固如泰山?然而作孽為害,誰人肯於為戰,軍隊、警察也救不了惡棍、壞蛋!兩軍相峙,先自潰亂,薩達姆的兵誰為他迎戰?兵敗如山倒,不論來自從哪個方向的矛盾,衝突,只要釀成規模,江澤民的軍權也是子虛烏有,反正,站到正義一邊甚至不需一夜,將來擒賊的恐怕還就是他玩於股掌的武人軍漢。自吹自擂穩如山,要垮也就一夜間。

江賊已看清了這前車之鑒,他心裏已經恍然:“軍委主席”的權威只在矛盾白熱化之前。民間力量一旦成氣候,軍委主席就落進軍隊的繩索囚車!

所以,這條喪家之犬就拼命不肯退出舞臺,他要死賴在那裏,他就是要拖著歷史不讓它進入白熱化的階段。他要用殘暴血腥扼守到他被捆縛就擒歸案。

港人該有個萬全之策,再接再勵,把洪水猛獸抵擋在門檻之外。我說的萬全,意思是謀事在人的萬全,不是打包票的萬全。

法輪功已經走出了低潮,已經有與江賊周旋鬥爭的經驗:審判江賊民,正攪得江賊心驚膽顫,全世界都來起訴江賊民,把公審江賊的火焰燒得再旺,燒紅全球!燒得再蓬勃,再普遍!發動舉世的審判江賊民新高潮,新紀元。國際的政治力量應給予關注,應推這個波,助這個瀾。

江賊民最怕的是啥?就是國際的審判!

國際反迫害組織應精心計劃,巧按排,選擇突破口,真抓一個江賊的爪牙送海牙受正義的審判。法輪功已有了可貴經驗,香港自救,要考慮審江救港這一環!

請組建全球審江大聯盟,不分彼此,棄除前嫌,在審江這一件事情上,這個目標上總有共識可言吧?建立總部,協調各地,江賊與爪牙到了哪裏哪裏抓!

保港緊迫,必須同心協心共同奮戰!別的事可以各自為戰,只在此一事上華人世界應一個腔,一個調!勁往一處使,網向一面圍。一齊幹!

審判江澤民!長纓縛兇頑!

炎黃子孫,華廈兒女,一齊上前!

審判江賊,救香港!救下香港,擒賊江!

上!上!上!

香港不能孤軍作戰,特別是對法輪功,應聯合!

江賊之最懼者乃我之最利也!

唇亡齒會寒!

審判江賊,全球共同戰!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