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它要人命! 一张揭开SARS真面目的图片(多图)
 
卢笙
 
2003-4-18
 
【人民报消息】虽然我们绝大多数人没有见过真的骷髅,可是它的形象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尤其是剧毒品的外包装上都画着一个骷髅,以此来警示人们远离它。

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的科技人员给了我们一个极好的机会去了解SARS──这个可怕瘟神的真面目。

新华网4月16日消息,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科技人员经过夜以继日的奋战,成功地研制出非典型肺炎快速检测技术。这项技术两小时之内即可得出检测结果。

这是个好消息,但只是能确诊,而不能解决根本的预防和治愈问题。


这堆积如山的骷髅是柬埔寨红色高棉屠杀同胞的罪证!


非典型肺炎病人血清免疫荧光检测结果:无数个骷髅堆积在一起!

这张图片摄于4月16日,同天刊登在新华网上。非典型肺炎病人的血清在荧光检测中是无数个骷髅堆积在一起的形状,真是触目惊心!

想想看,一个人的血液里堆满了骷髅,他活得有多艰难!

这不能不使我们思考,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么可怕的致命血清?

日本江本胜博士的水结晶实验在世界各地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正见网上刊登过一系列关于水分子试验的图片,看了真让人震撼!

这个实验最精彩的地方就是水的结晶反映出了“思想”的形,即一个词,一种图像,一段音乐会塑造出水结晶特定的形态,也就是说,受这些词、形、音影响的水会表现出它们不同的内涵。从这些大量的结晶图片中,我们不难看到精神与物质是相通的。一种精神会对应一种物质形态。比如一个词就带了一种思想,这种思想在结晶中能显示出自己的形。这意味着物质是有生命有思想的,而思想又有实实在在的物质形态。物质与精神是一体的,是一个事物的两个表现形态。


文字“天使”(左)与“恶魔”的水结晶

在大陆,有多少人让用“天使”般的文字?连升学考卷上都逼着学生骂自己不认识的人。水都能随着文字变化,那么人自己的血液呢?


听了音乐“平安夜”(左)和重金属音乐(摇滚乐)的水结晶差距如此之大!





左图:茴香 。右图:茴香对应的水结晶

以上这幅花的照片特别意味深长:水分别受茴香的香油影响后,结晶的图形与花的形状完全相同。受什么花的影响就显什么花的形状,这不就是全息现象吗?每一个细小的微粒都带着整体的形象和全部信息,这就是全息。

那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给了人民什么信息呢?CCTV、新华社等等宣传媒体每天灌输给人民什么信息呢?当人们吸收这些信息的时候,我们的相貌、血液都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从水结晶实验,我们能清楚地看到,善念使事物美好,恶念使事物丑陋。我们的人体以及世上万事万物大部份都是由水构成的,我们的善念不仅能改变外界也能改变我们自身。如果我们时时保持善念,我们就在净化我们自己的身体,我们会变得美丽、健康。如果我们时时保持善念,我们也就在净化周围的环境,净化他人。

我们的善念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一切。能够如此清楚地从水结晶实验中看到这一点,是震撼人心的。而净化世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保持我们自身的善念。当公众能认识到这一点,影响会是巨大的。


这两张是在接受500人“爱的信息”前后的水结晶照片



1997年2月2日下午2点钟,江本胜先生邀请全日本500人在各地都来想放在他办公室桌子上装有东京品川自来水的一杯水。每个人都怀着“水变干净了,谢谢”的愿望,从各地在同一时刻发出了“爱的信息”。这样就照出了这张接受到来自全国的“爱的信息”的水结晶照片。当然,实验过程没有做任何物理性的变化处理。这样出色的变化结果,尽管和事先预想的一样,可是摄制组的全体成员仍然个个都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我看到一则消息:武汉青山分局制造人间惨剧,强迫三岁女童看母亲被严刑拷打。
2003年2月21~23日,武汉法轮功学员张伟、胡慧芳及他们3岁的女儿,在将军花园小区他们租住的房屋内被恶警绑架,之后多名恶警对他们进行迫害。武汉公安局青山分局将胡慧芳铐在铁栏上连续3天进行非人折磨,严刑拷打、将衣服扒光、撕烂,往身上泼冷水。还将她3岁的女儿丢地上,让她看妈妈被折磨的场面。小女孩一直在旁凄惨地哭喊。

我不知道如果当时用他们的血清做免疫荧光检测,结果会怎样?




左图:水读了文字“爱和感谢”后拍下的水结晶照片。
右图:让水读了“真恶心讨厌,我要杀了你”所拍的照片。

对水说“爱与感激”的时候,水结晶成漂亮的图案;对水恶言恶语时,水结晶混乱无章。这是一个震撼人心的结果,我们的国家人与人之间需要爱与感激,而不是谩骂、谎言、子弹和监狱。

让我们从自身做起,改变我们的大环境,留下“爱和感谢”,铲除“谎言和杀戮”,让丑恶的骷髅无处藏身。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