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進退維谷的死胡同 江澤民慌了手腳
 
2003-10-1
 
【人民報消息】歷時整整四年多了,江澤民一手炮製的對法輪功滅絕人性的血腥大鎮壓,以及由此而引發的法輪功群體的奮起抗爭,及其在全球的效應,不僅江澤民無法估計到,既連包括民運人士在內的一切學者大師們,也都難以想象。正如美國前駐匈牙利大使帕爾墨,於2001年10月在華府美國全國記者俱樂部的一次研討會上說的,法輪功已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和平非暴力組織,其對中國政府鎮壓的和平抗爭是“全世界最重要,力量最大,最和平的運動”。

法輪功為江澤民敲響了喪鐘

當江氏王朝在全球自由民主與人權高漲衝擊下,更隨著西方國際共產堡壘的土崩瓦解,眼看自己也已形單影只,早已被人稱為“最後一個獨裁者”了。那麼,面對著驟然興起的竟有超過手下黨員總人數的上億法輪功信眾,他能不產生一種由極端的政治恐懼與極端的專制仇恨相凝聚而成的,一如西方諺語所說:“上帝要他滅亡,必先使他瘋狂”的變態心理嗎?應當理解:他的歷史“使命感”,與他的末日沉淪感,都同樣沉重。

一切專制獨裁者,都會在自認為獨權受到威脅的突發事件中產生狂妄的心理變態,喪失一般政治人物應有的理智本能,而陷入神志不清,暈頭轉向的胡作非為。1999年8月1日,此間一份中共海外喉舌週報便說,即便在該年“7·20”開始全面大鎮壓時,江澤民仍不得不承認法輪功“既不是政黨,也不是宗教團體”。但狂妄的心態已使江澤民不顧一切了,隨後立即指為“是一個非法組織”,更在毫無具體事實指證下,便認定有“海外勢力在背後介入”。甚至狂想症般地大叫什麼:“黨絕不可以低估法輪功的威脅,因為這個組織有滲透社會的能力,而且掌握民心,”因而“它對中國共產黨所構成的威脅,其程度與80年代波蘭團結工聯對波共所構成的威脅相當”。何其誠皇誠恐。

其實,作為新興的法輪功修煉群體,與江澤民之間談不上恩怨情仇,既不像當年國民黨得與中共一拼天下,也不如當初追隨中共,然後卻膽敢向“老板”提出“平起平坐”的屬於右派的民主權力的訴求。法輪功只不過是倡導以“真、善、忍”純淨身心,修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而已,又何礙於江澤民的共獨統治?所以,他對法輪功不是因仇而恨,而是因妒而恨,因忌而恨。這是共獨統治者的一貫本性。正如以前,你敢說一聲你頂頭上的黨書記不好,那你就是“反黨”;現在,你的任何一舉一動,只要認為“構成了威脅”,那就要給你扣上“顛覆國家”的陰謀──但共產黨的一切殘民以逞的陰謀,都不能算是“陰謀”。

整治法輪功的圖謀,也正如此。其實早在1997年,江手下幹將羅幹便以“密查”構罪了,但事與願違;歷年,更先將法輪功定罪為“X教”,然後發出第555號密令,派遣特工打入臥底搜證,仍一無所獲。這隻好再由御用“科學家”,羅幹的連襟何祚麻連連出馬,以“偽科學”和“封建迷信”也當成“罪名”向法輪功猛烈開火炮轟,公然叫囂要以毛澤東的最高指示:“掃帚不倒,灰塵不會自己跑掉”,來整治;否則,法輪功“決不會簡單的銷聲匿跡”。

鎮壓的行動,便這樣先從輿論入罪,以禁止,沒收,銷毀一切法輪功言論著作開始,天津等地區更接著動手拘捕法輪功人,法輪功創始人也因此流亡海外。有壓迫就有反抗。從此,法輪功群體的和平靜坐,上訪情願的反抗爭行動也開始了,並且隨著鎮壓行動的加劇,更逐漸趨於對立的尖銳化,白熱化。由於天津動手抓人而造成的1999年4月25日,愈萬法輪功信眾從各地聚集北京,向國務院上訪情願,這便達到了抗爭事件的高峰,羅幹更藉口為包圍中南海的“政治事件”而入罪。本來,事件也由於朱熔基下令天津放人而獲得了緩和,但江澤民當晚既罵朱“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否決了朱的決定,還以個人名義發信政治局委員,認定“法輪功與黨爭奪群眾”,更立既於6月10日開始,在全國各地成立了獨立系統的各級專門對付法輪功一如毛澤東的“文革領導小組”和納粹蓋世太保式的國家恐怖主義的“610”辦公室。對法輪功滅絕人性的血腥大鎮壓,便在同年7月20日,以行政取締在全國展開了。這天,北京實施一級戰備,而全國則一天內至少拘捕,毆打和遭受非法審訊的法輪功人達30多萬。當然,在這整整四年中,據人權組織有據可查的統計:“已經有754(最近已增至80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6千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數以千計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藥物的摧殘,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財務敲詐”等等。

此時的江澤民,也便在國內外毫無掩飾地赤膊上陣了。他揚言要“快刀斬亂麻,不惜再度出現一段時間的社會動亂,也要把法輪功連根拔起”;更前後兩度發誓,要在“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消滅不了法輪功便是天大的笑話”。

有目共睹,江澤民果真成了貽笑千古和遺臭萬年湊拼起來的窩囊廢,根深蒂固的法輪功,不僅未被在中國“連根拔起”,卻反而在國際上,從原來遍及的30多個國家,如今已增至60多個國家了;僅臺灣中華民國,便有了40多萬修煉者。法輪功在全球聲勢之大,影響之巨,完全蓋過了江澤民。概略統計:法輪功在海外已獲得近800項褒獎狀,以及各國政府,議院的支持決議案;2001年,在美國46位國會議院提名下,法輪功創始人法輪功創始人被列為該年度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同年5月,《亞洲周刊》在評選出的亞洲50名最具影響力的名人中,法輪功創始人名列榜首,把以誓死消滅法輪功而聞名遐邇的江澤民壓到了第四名;去年法輪功大法洪法10周年之際,美國紐約市議會,又對法輪功創始人授予崇高榮譽的傑出公民。

僅僅這些,便足以表明,法輪功為江澤民敲響了喪鐘。

法輪功和平抗爭

在世人看來這就是邪不勝正之必然。以“義薄雲天”來形容堅修“真,善,忍”正果的法輪功人,是不為過的。既算在江澤民刀光劍影,手銬腳鐐之前,他們也只堅持和平,理性的對抗與爭辯;既算面對的就是死亡的折磨,他們也仍然堅持對信仰的真誠,決不掩瞞自己作為法輪功的身份;而在長途跋涉的上述請願中,不管在國內還是國外,也都只以靜默練功的肢體表白他們內心的抗爭,而不需要激蕩口號的吶喊;當然,除此他們也要以憲法賦予的權利,散發傳單和訊息網絡,光盤,影帶,以及各種傳播媒體的工具,來揭穿江氏集體所刻意製造的各種栽贓嫁禍的謊言與血腥鎮壓的升級,而不是以牙還牙,以暴易暴。正如法輪功創始人說的,只是他們已經“忍無可忍”,江澤民“邪惡的表現已經人性全無,正念無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惡對法輪功的迫害了”。

由此,江澤民也就慌了手腳,東抓西找也沒能找到一個滅絕法輪功的突破口,反而在法輪功的日益頑強的和平抗爭中陷入了進退維谷的死胡同。

法輪功以法治江

短短的近一年多來,法輪功以法治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效。不僅原來鎮壓法輪功的囂張氣焰已在全球被著實地打了下去,而且已有包括江澤民在內的9名中共高級官員在不同的國家遭受了有效的起訴。這便是: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趙志飛,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北京市委書記劉琪,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610辦公室副主管丁關根,至高的作惡原兇江澤民,曾慶紅,羅幹,以及610辦公室正管李嵐清。他們被控受理的罪名,大都集中於侵害法輪功人權中的非法致死,酷刑,以及任意監禁和剝奪生存與信仰自由等反人類罪;其中,趙志飛,劉琪,夏德仁,還被舊金山聯邦法官拒絕授予“外國元首赦免權”;因此,這些罪犯只要再踏進美國領土,即要被繩之以法,宣判刑期或追索賠償和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財產。

而最為震撼世界的,則是去年10月18日,正當江澤民來美要抵達芝加哥訪問前4天,便被一些法輪功成員及其家屬,向伊利諾州北區聯邦法庭對江澤民及其一手掌控的610辦公室提出8大罪狀,索賠17億美元的集體民事訴訟。此8大罪狀是:一,施加酷刑二,群體滅絕;三,剝奪生命的基本權力;四,剝奪人身自由和人身安全;五,剝奪思想,精神和信仰的自由;六,違反國際人權保護法;七,違反美國公民權力的陰謀;八,構成了違反美國法典及外國侵權和酷刑受害者保護法,當即獲准立案受理。

這就不是開玩笑的了。儘管中國老百姓在嚴密的資訊封鎖下一無所知,但中南海則驚慌失措了。江澤民立即勒令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此案的成立”。在啟動外交遊說的同時,甚至還放言要對白宮採取可能的報復手段。美國國務院和司法部門,也確實就此案向法庭提示了包括“元首享有主權赦免”及“審理此案將危機美國的對外關係”等三項內容的“簡令”。但立即遭到了39位包括民主,共和等各黨派資深國會議員,也向法庭面呈了一份《關於起訴江澤民案的法律論點陳述》書,痛斥行政部門損害了美國《外國元首赦免法》,《外國僑民民事侵權法》,和《酷刑受害者保護法》等各項法律條文;還特別提出,“江澤民已不再是國家元首,而且法庭不需要對一個踐踏國際公認的人權的非民主政體前元首進行元首赦免的建議”。事實上,最近法輪功成員也集體成功地向比利時聯邦法院對江澤民,羅幹和李嵐清提出了刑事訴訟。此等以法治江的訴訟,還將會陸續在瑞士,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展開。我們當然知道,已經有一些踐踏人權的反人類的罪大惡極的前國家領導人,如菲律賓的馬科斯,智利的皮諾切特,以及南斯拉夫的米洛謝維奇等已被國際法庭審判懲辦,正可作江澤民前車之鑒。即要以法治江,切實掌握其真憑實據的罪證,便是十分重要的了。因而,全球配合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等共同協作而形成具有權威性的法律聯盟網的國際組織,便非常及時而有效。“追查國際”對栽贓嫁禍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案”的查證,對610特工組織的濫用國家資財,轉移巨額贓款等無惡不作的罪行,以及對法輪功學員,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艷最近被公然強姦後下落不明的血腥罪案的深入查證等等,都已有了驚人的成果。

“起來,不願做(共產黨)奴隸的人們”,相信已是全世界人民的最強音。如果我們仍如過去,以為乞求獨夫對自己的暴虐恩賜“平反”,這不僅是招耐耄參摶煊詼遠婪蜃鐨兇鰲昂俠砘鋇難詬牽傭蠱湟虜啻┱牢拗咕場6止Ω矣謖駒諮險姆擅媲埃鈄紛鐫穡蝗乃∈秩恚獠牌仁茍婪蚪竺褚膊壞貌淮蛑琢吵澠腫擁姆⒊觶骸疤逯?0公斤的我,無論法輪功掀起多激烈的風波,也不會受其影響”──儘管其言不善,其情已哀。

摘自(大紀元) 有改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