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抉择(四)──历史惊人地相似
 
章天亮
 
2002-9-7
 
【人民报消息】】(接前文)

四、历史转折的关头

二战爆发后,时间又走过了整整60年,硝烟早已散尽,炸弹呼啸爆炸之声恍如隔世,无数的战争遗迹归于尘土。就在世人醉心于和平的环境中歌舞升平的时候,一场针对全世界所有善良人的道德战争已经悄然开始。这场战争的最险恶之处正在于表面上没有硝烟的平静,人被汹涌的暗潮带到深不可测的巨大危险之中却浑然不觉,心灵的抉择成了生存还是毁灭的考验!

是危言耸听吗?

2400年前,古希腊文明的奠基人柏拉图在其著作《对话录》中记载说,在他之前9000年的大西洋中有一块具有高度文明的大陆,他们的文明被称为亚特兰蒂斯文明。柏拉图描写道“地中海西方遥远的大西洋上,有一个令人惊奇的大陆。它被无数黄金与白银装饰着,出产一种闪闪发光的金属。它有设备完善的港埠及船只,还有能够载人飞翔的物体。它的势力远及非洲大陆。”后来的亚特兰蒂斯人日趋堕落,“他们利欲熏心,只知争权夺利”,天神宙斯决定惩罚他们,就“召集诸神来到自己的神殿内,……诸神齐集于神殿后,他说——”柏拉图的记载到此嘎然而止,宙斯到底说了些什么,没有人能够知道。但亚特兰蒂斯的下场却人所共知──“伴随着猛烈的地震和大洪水,一昼夜之间,亚特兰蒂斯就此沉入海中。”

在《旧约全书》的《创世纪》中也留下了这样的记载: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充满了他们的强暴。看哪!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唯有诺亚在耶和华眼前蒙恩,因为“诺亚是个义人。”

历史上所有的宗教经典著作和千古不衰的“传奇”都敦敦教导我们:人类的安危维系于道德一线。如果说战争摧毁了生命和财产的话,那么禁止人修心向善就是对人类灵魂的屠杀,也是对人类文明能否延续的最大威胁,其为祸之烈甚于一场世界大战。

没有任何人会否认“诚实、善良与宽容”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政权稳定和社会繁荣的道德基石。然而从三年以前开始,江泽民在中国大陆全面禁止了人们信仰“真善忍”的权利和自由。以戈培尔式的造谣宣传为掩护,一场对世界上最善良百姓的血腥镇压在全世界文明社会的面前公然上演。

就象在雅典城邦被迫饮下毒药的苏格拉底和在罗马鲜花广场被处以火刑的布鲁诺,以真善忍为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宁可身受酷刑,被送入劳改营与精神病院,乃至失去生命也绝不放弃对真理的追随。他们的肉体和精神所承受的摧残之暴虐甚于希特勒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和斯大林的古拉格群岛。虽然有超过1600名修炼者遭酷刑折磨致死,数十万人身陷囹圄,无数家庭妻离子散,然而亿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却一直秉持着和平与理性,从未以血洗血、以暴易暴、以杀止杀。一方是羔羊手无寸铁,一方是豺狼挥舞大棒,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正邪的对比黑白分明。

在面对这场卑鄙、残忍的迫害时,法轮功学员所表现出来的和平境界感动了世人。截至2002年8月底,法轮功已经收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日本、独联体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近千份褒奖令。世界五大洲的多个国家与地区之政府首脑和非政府组织领袖,也通过决议或支持信函对法轮大法及李洪志先生给人类带来的福祉表示深挚的感谢,同时也对江泽民践踏天赋人权的暴行予以严厉谴责。2002年8月,美国众议院以420票对0票,通过了敦促中国大陆停止迫害法轮功成员的第188号决议。

正如二战时美国政府对纳粹的谴责,以及通过《租借法》和《大西洋宪章》对于英国的物资援助未能令希特勒停止军事行动一样,国际社会目前对法轮功的支持也未能终止发生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与虐杀。同时,为了避免陷入四面楚歌的道义困境,江氏不惜动用数以亿计的国家外汇,用谣言宣传、经济利诱和外交威胁,胁迫海外民主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与之同流合污。

值得世人警觉的是,江氏奸计已经部分得售:2002年3月,江泽民政府利用价值135亿美元的向中国输出液化天然气合同和政治压力,迫使澳大利亚外长亚力山大-唐纳(Alexander Downer)签署了一份限制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大使馆前举行抗议活动的证书;2002年6月,冰岛政府在江泽民的要挟和外交压力下,不顾冰岛99.9%民众的强烈抗议,禁止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访问冰岛期间入境;2002年8月2日,柬埔寨警方在中国驻金边大使馆的压力与指使下,违反联合国难民公约,将已经获得联合国难民身份的两名法轮功修炼者遣返中国;2002年8月,香港当局迫于江泽民的压力,背向“一国两制”,对16名在中联办门前举行和平静坐、抗议虐杀大陆法轮功学员的海外法轮功学员,其中包含4名瑞士公民,进行了不公正判决;受到同类胁迫和利诱的政府还有新西兰与德国;美国也出现了多起法轮功学员受到江系爪牙骚扰的案例,其中包括接到死亡恐吓、电话被窃听、住所被盗,以及汽车被焚毁等。

在中国大陆,国家恐怖主义的机器仍然在满负荷运转,坚持真善忍的人群中,很多人每天行走在生死边缘,非人的酷刑仍然时刻会加诸于他们的身上;在海外,江泽民通过中国驻外使领馆的运作,每天都在向海外社会散布播撒仇恨的谎言,用威逼与利诱侵蚀着一个个民主国家的立国精神。

为什么江泽民如此仇恨并迫害法轮功这样一个美好和平的修炼功法?没有任何正当的理由。一个国家主席,能对手无寸铁,恪守真善忍道德信仰的和平民众产生如此巨大的恐惧与仇恨,除了其偏执、妒忌的阴暗心理,不知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不管怎样,这场针对一亿真善忍追随者的残酷迫害已经足以让现代人理解什么叫“邪恶”。这场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更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存在和在世界范围延伸。

丘吉尔说过这样一句话:“民主国家若不能联系成更大的机构,那么他们的结构和习惯便缺乏能够保证人类安全的毅力和信心。”二战的历史告诉我们,正义的力量必须丢掉对邪恶的一切幻想,抵制邪恶的一切利益诱惑,尽快团结起来,共同制止这场人类道德的浩劫,否则我们将无法保证我们的子孙不生活在一个充斥谎言和暴力的星球,我们将更无颜面对我们内心的正义和良知。在历史的考验面前,每一位公民、每一个国家的正义言行都会在后人心中留下庄严的回声。

科技的发展未能阻止拜金、吸毒与乱性,横流的物欲不知不觉地扰乱着人们的善恶标准。就象二战后重建欧洲的庞大“马歇尔计划”一样,倡导真善忍的法轮功重建了人们的是非观,其对人类的深远影响无法估量。身处历史的转折关头,也许我们应该重温亚伯拉罕林肯先生一句名言:“我们无法回避历史……我们有能力也有责任……我们将庄严地捍卫,或可耻地失去这个地球上最后也是最好的希望。”(注)

(完)

注:(英文原文) We cannot escape history ... We - even we here - hold the power, and bear the responsibility ...We shall nobly save, or meanly lose, the last best hope of earth.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