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充當了江澤民泄私憤的工具
 
作者:蜀道白
 
2002-3-25
 
【人民報消息】3月14日大批香港警察以五比一的比例扳手拖腳掐脖子逮捕了中瑞法輪功學員。這16名法輪功學員在中聯辦前打坐絕食原為長春大陸弟子討公道,不料在號稱“一國兩制”的香港卻成為江澤民泄私憤的受害者。港警暴力手段比之江集團是小巫見大巫,但栽贓陷害手法卻頗似江政府。3月22日香港警方不惜在香港地方法庭作偽證,除早先捏造的有關“阻街”的指控外,又悍然增加了六項莫須有的控罪,包括“阻差辦公”、“襲警”等。這是香港歷史上至今最嚴重的一次對法輪功的迫害事件。

鎮壓法輪功本來就是江澤民的一意孤行,是在其強烈偏執的政治權力欲和妒忌心下策劃發動的。3月5日長春法輪功“真相電視片”的播放揭穿了江澤民幾年來精心編製和反覆強化宣傳的謊言,更使江澤民有窮途末日之感,秘密下達“殺無赦”的指令,發出“要鬥爭到最後一口氣”的哀鳴。而瑞士和香港法輪功學員在中聯辦外的和平靜坐恰恰公開揭露了江“殺無赦”的瘋狂和殘暴嘴臉,戳到了江的最痛處。由此導出了中聯辦官員數次“投訴”,逼迫港警淪為江發泄其私憤的工具,使香港地方法庭喪盡尊嚴,更使香港百姓痛失自由和民主的保障。

自江澤民因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太多,從而□越其職權非法給法輪功定罪起,江動用了軍、警、特務等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抄家、毆打、強姦、拘捕、勞教、洗腦等迫害,妄圖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他們的信仰。但三十個月過去了,法輪功巍然不動,且“愈戰愈勇”、蓬勃發展,在壓力下學員不僅不放棄修煉反而越堅定。

反覆的失敗中,江澤民由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狂妄轉為惱羞成怒、以至開始完全喪失理性,純粹地變態泄私憤。在國門口的香港享受“一國兩制”的法輪功學員更是江的眼中釘,肉中刺,為此江多次施壓港府欲對香港法輪功學員下手。從近來董建華的一些言論及立法準備活動等都反映了江澤民在把港府逐步淪喪為其發泄私憤的工具。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近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準確無誤地指出“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講過什麼法律。”變態黴暗的心理下,江氏政府蹂躪大陸法律還不夠,進一步欲踐踏香港法律以發泄其不可告人的私憤,迫使香港警方當庭捏造罪名,把中聯辦的“投訴”或牢騷當作了執法依據。“莫須有”-- 此秦檜的發明被江氏政府“發揚光大”,製造了一個接一個的“自焚”、“他殺”事件,現又將此陰損招術出口香港,企圖挑動民眾遷怒法輪功,幫其發泄私憤。然而正象“自焚”等醜劇讓明眼人一眼看穿而自取其辱,此番“襲警”等的誣告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摧殘了香港歷來的和平示威和集會傳統、自由民主和法制的形象,揭穿了“一國兩制”的政治謊言。

香港警方本來完全可以在場觀察和維護秩序,因為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絕食靜坐沒有給任何行人帶來不便。但是在江澤民中聯辦的要求下,港警卻可悲地使用了陰毒凶狠的暴力手段扼殺了法輪功學員的言論集會自由,然後竟然反誣法輪功學員“襲警”。香港特區政府處理法輪功學員的方式,被美國之音記者奧尼爾認為在一個講法治的社會是不會發生的。

香港警方和政府應該為全體香港人民的福祉和未來負責,也應該為自己的命運負責。充當邪惡總代表的打手和泄私憤工具的結果只能是毀人毀己。納粹政府的打手哪一個逃得過歷史的審判,前車之鑒,後事之師也。這場邪惡的鎮壓終將結束,香港警方和政府應該認真地想一想,真有必要置全體香港人民和自己的前途於不顧,去充當江澤民泄私憤的工具嗎?

( 蜀道白 3/23/2002 23:54)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