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没人捧场!宋祖英没选对好日子(多图)
 
欣欣
 
2002-12-21
 
【人民报消息】大概12月20日这个日子也是费尽心思请人算出来的,要不,宋祖英的独唱音乐会怎么能叫《好日子》呢?

可是人们不只关心宋祖英在江泽民的“呵护”下过上了怎样的好日子,更关心所有人在人权恶棍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下如何生存。现在江泽民在香港搞的23条是在迫害全人类,这种典型的国际恐怖主义恶行不站出来反对,就是束手待毙!

就在小宋开音乐会的前一天,2002年12月19日(星期四)中午12点,由“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澳大利亚分盟”发起、各界华人及社团积极响应和参与的、反对香港“23条”立法集会和游行,在悉尼环形码头先锋广场举行。借此,以表达悉尼华人对江泽民破坏香港和全球人类的人权自由和民主的“23条”──反颠覆法立法的强烈反对和严重关注。多位关心香港前途的人权组织、学者和侨胞在集会演讲,呼吁整个国际社会以更大的道德热情和责任感站起来,阻止23条立法。

同一天,老江派中领馆买下悉尼当地最大的华人报纸《澳洲新报》的首页整版,登了宋祖英演唱会的广告。忙着去抗议江泽民的人谁有兴趣去捧宋祖英的场呢?

在悉尼环形码头先锋广场,大赦国际澳洲分部的中国人权组协调人Miss Dianne Hiles 发表讲话,她说,我们关注世界上一切侵犯民权的事情。联合国的“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中所提到的,特别威胁到集会自由,观点自由,以法律武器来威胁人权。很多法律都是模糊的和不清晰的。正如香港的第“23条”的“颠覆、煽动叛乱及判国罪”。从字典中查这个词的定义:“任何扰乱国家和平和威胁到国家的行为”,这种抽象的解释,让人们仍然无法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煽动叛乱。而在当今的社会中,这个词根本就无可应用。 “23条”所能涉及到的问题,在(香港)现有法律中已被包涵了。现在法律正在无限度地提高罚款,徒刑,还有各种刑法,这种做法根本不能和民主社会达成协调。


宋祖英演唱会首页整版广告
民主中国阵线理事秦晋担任集会主持人,他说,让我们在言论自由的澳洲,为香港人民的人权自由进行呼吁,一旦第23条通过立法,香港人民就会失去言论自由。他呼吁与会者不失时机地踊跃发言,表达心声。

民主中国阵线总部监事,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张小刚博士发言说,当时,在香港回归之前,香港有些亲中团体,为了一些民主选举的问题做些示威,喊了一个口号,“要饭票,不要选票”,现在香港的饭票与五年前相比,不是多了,而是少了。现在没有了选票,饭票也没有解决,而香港人现在是变成了肉票,被绑票了。这个“23条”就是在绑票香港人。香港现在就象一个在温室里炖的青蛙,温度慢慢被加温,青蛙感觉不到痛苦,就会不知不觉地被炖死。现在的“23条”立法,就是这个温度到了个“生死界”,香港要彻底中国化的一个关头了。

张小刚博士在谈到“23条”中的“颠覆罪”时说,大家知道,在澳洲没有所谓的颠覆问题,因为不存在使用暴力,香港也是一样,只要你不使用暴力,也不存在颠覆问题。条款中使用很模糊的字眼,什么叫颠覆?如果我说了董特首应该下台,这属不属于颠覆政府?而且条款中还涉及到“知情不报”的问题。如在家里边说了,董特首应该下台,那是不是你的太太、你的孩子都有责任要去检举你呢?这对于香港人来说,都是切身问题,也就是说,大家都不能生活在安宁之中了。

居澳港人莫俊淑女士说,她以前从来不敢在公众面前讲话,今天也不得不站出来讲话,以自己写的“岂能再沉默”这首诗,表达她对基本法“23条”立法的愤怒。


台湾人权促进会主办的“反对香港
二十三条立法”的公听会
一位澳洲白人女士发言说,今天来到这里集会、游行,让公众知道“23条”立法将会为国际上带来损害。香港地区、美加等国形成了全球性反对“23条”立法的强烈反响,她呼吁希望我们的努力会影响到香港的第“23条”立法有关的政府人员,不再考虑对“23条”立法。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位中国问题研究博士生宣读了“致香港人民的公开信”,信中指出,2002年12月15日,是香港历史上光荣的一天,数万人在这一天走上了街头,抑制臭名昭著的“23条”立法动议,这是数年来香港难得一见的大规模游行,有理由把它视为人权自由的第四次浪潮,这是香港的自由保护战,但我希望香港市民应该意识到,你们不仅在保护香港,也在保护整个汉语世界仅存的自由空间,在这种意义上,守住香港,就不仅仅是在守住良知,也是守住希望,守住底线。

中国民联代表黄济人先生发言,我们强烈反对香港恶法第“23条”,它剥夺了香港人民最基本的权利,同时我们也关注到,这个立法,它不仅仅会影响到香港人民,它也会影响到中国和世界其他任何一个跟香港有关的团体、个人,甚至于每一个游客的利益。我们认为香港现在的社会问题,不是国家安全问题,香港面临的问题是经济衰退,香港政府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振兴香港的经济上,而不是推出这种导致社会严重对立的、让社会付出更大成本的、不成熟的法律,所以,我们认为香港现在根本没有立这种法律的必要性。我们呼吁让香港的立法回归法律的理性。

澳洲人Doctor Lanrbert 在发言中,表达了他对来自中国大陆的干扰会破坏香港“五十年不变”的承诺,使“一国两制”最终变成“一国一制”的极大忧虑。

集会结束后,下午1点钟,开始反“23条”立法抗议示威大游行,200多人的游行队伍,人们举着中英文大型横幅,“为全球反对香港「23条」立法征签”,“声援香港人民,反对「23条」立法”,“不想要的「圣诞礼物」”,及“恶法一立,自由全没”,“立恶法,假咨询;言论自由全充公”,“只北京能颠覆香港”、“恶法祸港,天地不容”等各种标语口号传单,沿着市中心佐治街缓行,和平的游行队伍吸引了市区众多的行人及车辆注目,很多游行者边走边散发着中英文传单,传单雪片似的不断撒入涌动的人流中。从佐治街转入高本街,游行终点站到达中国城的德胜街。


示威者于12月19日在悉尼环形码头
外举着标语牌抗议香港23条
在中国城德胜街,又有4位华人即兴演讲,更有用广东话演讲者。台湾社侨的龙头,老华侨,前台湾同乡会会长林万得先生也从墨尔本发来了传真函,以表达他对香港“23条”立法的极大关注。他指出,言论自由是人权最重要的一部分,没有言论自由,那人跟囚犯有什么不同?香港“23条”就是限制言论自由的根本法,请有良知的人勇敢地说出,言论自由是做人的基本条件。

游行集会结束后,于2点半钟,部分华人去市政厅广场进行反对“23条”立法征签及散发传单,活动持续至晚上8点结束。

第二天,面对着空位比观众多的剧场,紧张的宋祖英刚一张嘴就走了调儿!也难怪,江泽民的《好日子》和全人类追求的好日子根本不是一个调儿,江二奶唱出来的江调儿在观众听来能不走调儿吗?

堪培拉消息:澳大利亚政府的一位女发言人星期四(12月19日)表示,堪培拉关注香港基本法23条的立法活动。她透露,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向香港有关官员表达了这一立场。

有人说,怪不得中领馆给澳大利亚政府官员送的票,人家不留情,原来人家政府已经在音乐会的前一天向江泽民抗议了,这下可坏了,宋祖英的歌白唱了,江泽民的钱白花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