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大前我获得了一个真实而令人震惊的消息(多图)
 
宗海仁
 
2002-11-7
 
【人民报消息】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就要揭幕了,关于中共新一届领导层的政治谜底就要揭开。在这个被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称之为「谣言太多」的关于十六大的新闻里,我则获得了一个真实而令人震惊的消息:

一位年届七十的老者在北京最高层关于十六大人事最后一次会议结束的第二天早晨──2002年10月18日,被他原来的部下连同一起来的三位客人礼貌的「邀请」下离家去参加一个活动,想不到最终则被请进了XX部招待所。到今天,他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回家了──按中国共产党党内流行的现行政治术语来说,他被「双规」了──他要在那个条件舒适的招待所(规定的地点)在规定的时间(没有明确的时间)讲一讲关于他与十六大的人事问题。

据说,他被请进去是因为《第四代》的关系──他泄露了党和国家的机密。这对这位老者而言,真是莫须有的罪名和天大的冤屈。但是,在那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条件舒适的招待所里,纵使他有三头六臂,也是无能为自己辩解的。原本他将于11月中旬去做白内障手术的,而与他同住的小女儿的预产期则是11月3日。可是今天,不仅他的手术做不成,他的小女儿的生产也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严峻起来──一个以泪洗面的孕妇会产下一个强健的婴儿吗?面对这个莫名其妙的政治栽赃,面对这个与我毫无任何瓜葛的无辜者,除了满腔的愤懑,我不得不予以回应。

是的,我承认,这是一位我所熟悉的人,一位被很多人尊敬的人,一位被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多次称道的人。他的正直无私曾为他赢得足够的尊敬,但也因为他的刚直不阿而一再失去更上一层楼的机会。同时,我必须负责任地说,尽管我与他认识,除了互致问候我们间从未有任何政治上的关联;尽管我的《第四代》有着足够可靠的资料来源,但他从未参与有关《第四代》的任何活动。对一位已经退休的老者,以涉嫌的性质对其「双规」,并以「莫须有」的罪名要求他交代根本未曾参与过的事情,这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我不清楚到底是谁下达的这道命令:某个人?几个人?还是一个组织?甚至是经过现任那位核心许可的?我怀疑,让这位老者在这个合适的时机到一个安全的地点进行「双规」,用意是多重的:除了想强行牵扯他与我的关系,更主要的恐怕还在于通过他从而牵扯出他与某一位人物的关系。用意虽然险恶,手段并不高明。在这里,我只想说一说由《第四代》引起的北京某些人的一些政治小勾当。

我曾多次明言,《第四代》的用意只在于让人们更加全面客观公道地认识中国新一代的领导人,从未存有藉此(事实上也不可能)影响中共最高层人事的动机,更不可能改变中共最高层既定的关于十六大的人事部署。作为一部严肃的政治读物,《第四代》绝无造谣中伤或有意诽谤某人之意。《第四代》的出版不存在任何政治背景,更不存在利用或被利用的问题。我的确不愿意看到因为《第四代》的出版而引起北京的紧张和恐慌,特别不希望有关部门籍此展开一场神经过敏的党内「自我检查」运动,特别不希望有关部门藉此而成为打击甚至迫害党内政治异己派的工具。

但显然,有人不这么认为。就在《纽约时报》根据《第四代》率先报导中共十六大的有关信息后,有人就显得十分紧张。他们在内部的报告上援引该篇报导,称这本书来源于「党内机密文件」,并开始拉网式的内部追查。

在这里,我必须强调,所谓「党内机密文件」、「中共中央组织部文件」并未在《第四代》中被完整地引用过,有关中共十六大的人事部署等方面的文件并没有因为《第四代》而流失北京、流失海外。

纵使《第四代》引用了中共党内文献中一些重要的例证,但与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仍然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然而,一些人仍然表现得神经过敏了。

据我所知,为了这本尚未现形的书,他们已经采取了内外应对的两套策略:

对内方面:


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主任罗干
一,在《纽约时报》报导的第四天,那位身兼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主任的政治局委员就亲自在自己办公室的那个小型会议室召集会议,将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一名副局长、中共中央组织部的一名局长召来训话,之所以找这两人训话,主要原因是怀疑这两个渠道最有可能涉嫌「泄密」,同时,再次下发中央各部委关于做好中共十六大保密工作的通知。

二,重点加强对英特网、移动电话、长途电话的监控,防止通过英特网、移动电话、长途电话失密。自9月下旬至今,除了严密过滤网上信息,监查、破译电子邮件外,更主要的是大大加强了对长途电话、移动电话的监听。有关部门对长途电话、移动电话录音后的通话内容进行筛选分析,其工作量比平常月份增加近一倍。一个极端的例子是,自9月下旬以来,几乎所有的中南海工作人员的家用电话全部被监听并录音,他们在通话时,都会感觉到细微的波浪一样忽高忽低的异常声波。

三,《信报》因自10月1日起选载《第四代》有关片断,选载的内容既不显眼,更不涉及人身攻击,按常规悄然无声进入中南海是不成问题的。但有人为讨好主子,名义上为了防止「政治谣言」扩散造成不良的政治影响,乾脆下令将中南海各单位订阅的《信报》选载《第四代》的相应版面抽走,也就是说,自10月1日至10月23日,中南海各单位收到的《信报》都是不完整的。这种「自我检查」、「自我过滤」的做法即使在毛邓时代也不曾有过,如果说要对这一举措追本溯源,唯一应归功的是这些人学习「三个代表」进行自我紧跟的结果。


除了整人就是抓人
自9月下旬至今,除了严密过滤网上信息,监查、破译电子邮件外,更主要的是大大加强了对长途电话、移动电话的监听。有关部门对长途电话、移动电话录音后的通话内容进行筛选分析,其工作量比平常月份增加近一倍。

四,莫名其妙地对有关人士采取不同的监视手段,搜集到底是哪些人在「制造、传播这些政治谣言」,谁炮制了《第四代》?上述那位七十岁老者被「双规」即是一例。

对外方面:

一,自10月1日自由亚洲电台开始选播《第四代》起,北京特别针对该节目进一步加强干扰源,使自由亚洲电台比平常更不容易被大陆的听众所接收,该台迄今已接收到许多听众关于这方面的告诉。同时,作为对自由亚洲电台选播《第四代》的报复,该台的信箱被大量的垃圾邮件所填满,以至于不能使用。

二,为了给《第四代》消音,更为了给外界造成《第四代》只是散布「政治谣言」而已的印象,有针对性的公布一些人事任命。最明显不过的例子是,在10月10日,突然向外公布习近平的新任命方案。意在向外传达这样的信息:《第四代》关于中央政治局酝酿习近平、李克强等进入新一届中央政治局的方案纯属子虚乌有。

三,为了给那位核心注入访美强心剂并在中共十六大期间营造「顶天立地」的「核心」形象。由核心的膜拜者们精心设计,让核心在访美之际,抛出一连串「亲核心」的人事任命案,以此误导海内外舆论将核心视为今日中国的红太阳,好像中国就他一个人说了算,中国也只有他一个人才能说了算,中国非他一个人说了算不可,今后的中国仍然离不开他。并以此,找回有关中共十六大新闻舆论导向的主动权、控制权,从而使海内外有关中共十六大的各种猜测进一步甚嚣尘上。


原福建省长习近平调任浙
江省代省长
这里,我要专门针对前不久公布的习近平的人事任命案讲一下关于中共最高层如何考虑选拔让五十岁以下年轻人进入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酝酿过程。早在去年底今年初,在酝酿如何组成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时,酝酿中的政治局的多数意见倾向于选拔一名五十岁以下的省部级官员进入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会,「核心」本人一开始就不赞成这一方案,他认为现任五十岁以下的省部级干部资历较浅,不宜一步到位,但鉴于少数服从多数的党内原则,当时的「核心」认为可以让「年轻人」先进入政治局条件成熟时再考虑进入政治局常委会。于是,中共十六大人事筹备小组重点考察了五十岁以下的两位「年轻人」:习近平、李克强,并一直将他们作为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进行考察。然而,习、李两个没有一个是核心所钟意的。

因此,在习、李两人的晋升问题上,核心一直打太极拳,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倒是为了牵制习、李两人,核心同时向人事筹备小组提出了那位年过五十但于核心有恩的薄家子弟,也将其列入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国务委员人选进行考察。这样一来,就有了「互相轧苗头」的意思。由此,从「核心」的「5.31」讲话、到北戴河会议直至五十三周年国庆,习、李的动向一直趋于不明朗阶段。眼看着十六大马上要开,终于在国庆前几天,「核心」郑重其事地正式向中共中央提出自己「全退」的请求,要求中共中央表态。毫无疑问,「核心」的全退是有要价的,这就是最大程度地安插自己人,最大限度地排斥异己者。事实证明,「核心」的全退方案,为他赢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主动权。

10月9日,眼看时机成熟,核心在讨论中共十六届政治局委员候选人名单时,针对纷纷扬扬的社会上的各种小道消息,意有所指地含蓄地说[大意如此,非原话]:

──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来猜我们的人事?谁对我们的人事安排这样感兴趣?会都没开,连我都不知道,难道真有人有那么大的神通?

──不要让这些政治谣言来干扰我们的议程,要统一思想、维护大局、坚定地听从党中央的部署,思想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有谣传说我们的十六大不但安排第四代的接班人,还指定了第宕慕影嗳恕C挥惺裁吹谒拇⒌谖宕9丶前盐颐堑鼻暗氖虑樽龊谩2灰乓パ浴⒏辉市碇圃煲パ浴⑸⒉家パ浴?

──革命事业需要后继有人、代代相传。但这并不等于我们这班人要去指定哪个子虚乌有的第五代。第五代要我们指定,那么,以后的第六代、第七代怎么办?


薄熙来
在声言全退的前提下,「核心」上述一席话,当然是极有份量的。在这个会议上,尽管「核心」仍然承认,习近平、李克强是五十岁以下年轻干部中需要精心培养的两个最重要的对象。但是,实际结果是,「核心」说服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将原本作为中共第五代培养的酝酿中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候选人习近平、李克强,以及「核心」自己甚为赏识的、酝酿中的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候选人薄熙来一起摒弃出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候选人名单。然后,根据曾庆红的提议,通过了任命习近平为浙江省省长的方案。对核心来说,这是一个十万火急的人事任免方案,来不得半点迟缓。

当晚,中共中央组织部通知中共浙江省委、中共福建省委,中共中央宣传部责成新华社于第二天[即10月10日]披露中共中央对习的最新任命,这种突如其来的人事任命方案,完全放弃了「先党内再党外,先民主再集中」的游戏规则。为什么核心要这样做?说白了,其主要矛头只是针对那本尚未出版的区区小书而来,以对习近平的最新任命这一事实来反证《第四代》所述的子虚乌有,起到「辟谣」、「消毒」的作用,并以此掩盖中共最高层曾经酝酿中的这一事实,从而稳定党心,说到底就是稳定即将参加十六大的中共十六大代表的人心,起到十六大选举时不跑票,不落选,不发生人事上的意外,并将中共十六大的精神基调统一到「核心」的「三个代表」上来,以此确保「核心」最后的权威。这是一种用大炮对付蚊蝇的办法,亏「核心」及其膜拜者们想得出来。


中共河南省省长李克强
「核心」及其膜拜者们的所有上述这些举动,没有一个让人感觉到做得令人荡气回肠、光明磊落的,所有这些举动实在做得太不漂亮、太缺乏阳刚之气、太缺乏作为当今中国头号人物的霸气。我倒希望,「核心」及其膜拜者们能够做出刚烈一点的举动来:抓人就要抓得理直气壮,辟谣就要辟得光明磊落!既然抓了那位老者,敢不敢拿出足够的证据,敢不敢签署逮捕令,敢不敢将其进入司法程序?为什么不敢公开指责《第四代》或者压根儿不理会这么一本区区小书?为什么在这么一本尚未成形的区区小书显影之前,却只作那些委婉含蓄但绝不掷地有声的应对?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慨哪里体现?

由此我又想到那位无辜的老者以及他即将临产的女儿,在中国共产党即将举行二十一世纪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之际,那位老者是否会以莫须有的罪名成为「泄露党和国家机密」的鲍彤式的又一个高级官员?他的小女儿是否会像当年被赶下台的汪东兴的得力助手薛应钊的妻子那样,因为过度的惊吓产下一个弱智的孩子?我希望,新一代的中国领导人不会以莫须有的罪名不分清红皂白地关押无辜的。在6300万中国共产党员迎接全国代表大会的日子里,在2120名中国共产党党代表们商讨党的未来的日子里,那位无辜的老者以及所有与他经历相似的人们是否应该拥有他们本该拥有的自由呢?请不要以这本尚未显影的区区小书为藉口,成为打击甚至迫害党内政治异己派的工具。但愿你们不要成为中国的贝利亚,为那位无辜的老者以及所有无辜的人们,更为你们自己以及你们的子孙。

2002年11月1日


编者补充材料:

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罗干十六大准备高升进政治局当常委?

人民网北京8月30日讯 记者崔士鑫报道:今天上午,中央保密委员会办公室、国家保密局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全国“三五”保密法制宣传教育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对在全国“三五”保密法制宣传教育工作中做出突出成绩的293个先进集体和413名先进工作者进行表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中央保密委员会主任罗干在会上要求,各级保密工作部门、全体保密工作干部要认真学习领会江泽民总书记“七一”讲话精神,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的保密工作。

老江,不知请宋祖英转交的照片您收到没有?(多图)
鬼影憧憧的网吧大火(续五)──江泽民的死穴及真凶名单
在线观看最新版录像片!给江泽民的致命一击
中央政治局常委家中电话被监控 中共元老泄密被「双规」
网吧纵火案的真凶出炉
中共警察用自行车辐条插进法轮功学员的阴茎(图)
华国锋邓力群拒任十六大代表 二十城市报贩罢售人民日报
邓力群等拒绝列席十六大!“三个代表”敢入党章老左集体退党(多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