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我为你的过去自豪,我为你的今天哭泣
 
方建文
 
2000-11-21
 
【人民报讯】“救救长江!”这是九届人大会上一位代表发出的呼吁。

长江到底怎么了?那条曾经孕育了中华5000年文明的长江到底怎么了?

长江成了排污的下水道;每年有不下140亿吨的污水被排入长江;排入长江的工业污水竟要占到全国污水总量的45%;现在想找一个符合饮用水卫生标准的水源已经很困难。

长江素有“黄金水道”的美誉。她水资源丰富,年径流量近一亿立方米,排世界第三位,占到全国水资源总量的36%,是180万平方公里流域内4亿多人民的工业生产和生活用水的物质基础。然而,伴随着长江流域工业生产的飞速发展,城市人口的急骤膨胀,环保事业的发展,大大滞后于经济的发展,大量的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向长江倾泄,致使长江水质不断下降。长江水资源面临劫难。

目前,长江流域有大小城市50多个,城镇670多个,拥有16万个工矿企业。年污水排放量达127亿立方米,不下140亿吨。其中工业废水100亿立方米,占79%;生活污水27亿立方米,占21%。有83%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66%的废水超标准排放。

据不完全统计,1997年全流域废水、废气排放量约142亿吨,占全国总量42%。其中工业废水排放量占全国的45%,大部分废水未经过任何处理就直接进入长江,而且正以每年2%至3%的速度递增!特别是沿江电厂的粉煤灰直接进入长江,大量工业废渣和垃圾堆积江边,对长江水质已构成严重威胁。

在长江上游最大的工业城市重庆,仅一家造纸厂,每年排入江中的工业废水就达1000万吨,其主要污染物指标均严重超标。特别是每年枯水季节,江水水位下降,流速减低,其废水所形成的泡沫在江中久聚不散,形成长达二三十公里的白色泡沫带,被人称为“白鸭子”。

中南第一镇武汉,1993年有11.69亿吨废水排入长江;其中工业废水7.04亿吨,生活污水4.4亿吨,而且排放总量呈上升趋势。工业废水中的有害重金属(汞、镉、铅、六价铬)、砷、氰化物、硫化物和挥发酚及石油等的排放量就达2450多吨,而悬浮物在7.70万吨以上。

地处长江支流藉池河口的湖北省公安县的一家造纸厂,日排废水500吨,全部未经处理就排入藉池河。化验结果表明,废水中悬浮物、COD、BOD指标均超过国家标准,污水流入长江中,严重影响下游两岸居民饮水。特别是致使下游石首市南口镇水厂取水口受到严重污染,5000多居民引用遭污染的江水后,引发流行性肠胃炎等疾病。

长江是流域内4亿多人民的主要饮用水源。但不幸的是,沿江超过半数的水厂出水超标,而且现在想找一个符合饮用水卫生标准的水源也已很困难。值得思考的是:有的取水区根本没有设置水源保护带,有水源保护带的也没有发挥应有作用。如武汉江段东堤角水厂,其水源保护带内竟然停靠船舶,有的排污口离取水口仅几十米远。

我们一方面要向长江索取水源,而另一方面把长江当成一条天然下水道,近似疯狂地向长江排放污水,那我们只能承认这样一个事实:自己排污自己吃!

98年长江全流域的洪水造成历史上最惨重的损失;长江荆江段在洪峰到来时江面高出两岸十米;葛洲坝的泻洪口被垃圾堵塞;当要排洪放水入长江时,闸门竟无法启动;莫克利斯之剑至今还悬在每一个长江人的头上。

死亡3000余人!经济损失超过2000亿!

公元1998年,夏,达莫克利斯之剑终于落在了长江沿岸人民的头上。

平时无语东流的长江显露出她狰狞的一面,咆哮着吞噬一切,无情地惩罚人类。

这次长江全流域的洪水,其流量并不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但却造成了历史最高水位,造成了最惨重的损失。大水退后,人们在反思时曾总结出一句话:“一半天灾,一半人祸”。

长江上游的横断山区曾经覆盖着大面积的天然林,是中国的两大林区之一。但由于为解决温饱问题而开垦山坡地种植粮食,和长期无节制地滥砍滥伐,导致上游地区水土流失严重,大量泥沙拥入河道,造成中下游河床抬高、湖底淤积,使江河、湖泊抵御和调节洪水的能力大为减弱,更加剧了洪水的危害作用。

有长江“豆腐腰”之称的荆江江段,汛期时江面要高出两岸地面10米,一旦决口必将威胁江汉平原上千万人民的生命与财产。但是现在荆江河床还以每年数厘米的速度抬升,人们只能被动地加高沿岸大堤。

长江上游天然林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是涵养水源。因为植被的破坏,致使在汛期,上游一但有大范围的降水,就必然导致下游的大洪水。

长江中下游的防洪设施已很难经得起特大洪水的考验。被誉为水上长城的荆江大堤,在汹涌的洪流面前变的十分脆弱,要不是百万民众的众志成城,后果将不堪设想。曾经被拍着胸脯保证决不会出问题的九江大堤,在洪流面前却变成了豆腐渣。而葛洲坝的泻洪口竟然因为大量垃圾的堵塞而影响了泻洪。江堤围堰内建起了村落,不断侵占着长江的主航道。甚至在98抗洪结束后不久,一座新的市场竟然建在了荆江大堤的边上。

承担着湖北鄂州市五个乡镇67000亩良田和黄石市30多家厂矿企业防洪排涝任务的哈马湖,由于防洪堤灌设施长期被超标排放的毒性物质腐融,导致电排站闸门大面积腐烂,防护栏也因锈死而脱离。98年汛期,当要排洪放水入长江时,闸门竟无法启动。眼睁睁地看着大片大片的农田被淹,一年辛苦劳动毁于一旦,农民欲哭无泪。  

人们不善待长江,长江就会变本加厉地报复人们。达莫克利斯之剑至今还悬在每一个长江人的头上。

长江的生物资源日趋穷尽;白鳍豚、中华鲟、扬子鳄等长江特有的物种濒于灭绝;长江正在衰老;沿江170多个自来水厂有半数的水厂出水不符合国家饮用水标准。

“不尽长江滚滚来”。

大诗人杜甫面对无尽的长江写下了这样雄壮的诗句。

但长江也有尽时。

长江的生物资源正在日趋穷尽。先不说白鳍豚、中华鲟、扬子鳄等长江特有的物种濒于灭绝,就连十余年前还在长江流域广为分布的鲥鱼、大闸蟹等物种也变得十分稀有。

纠其原因,首先是人类的活动不断侵占着物种的生存空间。比如百余年前还广布于长江下游的扬子鳄,现在只在几个繁育基地内可以找到,野生的已经不复存在了。

第二是下游的滥捕滥捞。长江中的物种很多是江海洄游性的,但是人们在下游的滥捕,截断了它们的洄游路线,以至长江中许多原先的优势种群濒于灭绝。每年大闸蟹的蟹苗洄游入海时,都有数百条渔船在长江口用网格只有几毫米的纱窗网进行滥捕,而捕捞回去的蟹苗只是为了饲养鸡鸭。经济价值很高的大闸蟹就这样在趋于灭绝。

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水质的污染。大量的工业污水倾倒在长江中,大量的化肥残留物汇集在长江中,使长江变得没有了生机,使她衰老、死亡!

不仅生物资源正在减少,就连长江中看似最为丰富的水资源也在面临匮乏的危险。据检验结果表明,沿江170多个自来水厂有半数的水厂出水不符合国家饮用水标准。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有朝一日长江沿岸的人民将无水可喝,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1999年,长江河道竟然出现了大范围的缺水、断航的现象。在江城武汉,原先宽愈千米的江面竟然窄到了只有数百米,大量船只搁浅在河床上。

滚滚东去的大江,也必将淘尽我们这一辈人。我们能将一条什么样的长江留给子孙后代呢?是一条“一碗水,半碗泥”的长江?

是一条“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的长江?

是一条浊气冲天,住在江边但却要讨水吃的长江?

是一条死气沉沉,毫无生机的长江?

还是一条水清沙白、生机勃勃、造福沿岸人民的长江呢?

这需要我们作出回答。(国家中西部网)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文章二维码: